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丹江石福

我的爱好我做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业余时间喜欢收藏奇石和摄影,偶尔也写写文章,在《商洛日报》发表过几篇。博客里的文章和照片除注明出处之外均为本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。

神秘的上苍古寨  

2018-01-22 13:37:01|  分类: 游山玩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神秘的上苍古寨 - 丹江石福 - 丹江石福
 
神秘的上苍古寨 - 丹江石福 - 丹江石福
 
神秘的上苍古寨 - 丹江石福 - 丹江石福
 
神秘的上苍古寨
姜世福
上苍古寨位于商南县试马上苍坊景区。
上苍坊离商南县城不远,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。我去过很多次,每次去都要约上几个人,人少了不好玩,山大沟深林密,有恐惧感。虽然每次都没有遇到过危险,但巨石怪树奇藤总会让人误会是某种动物出现,吓人一跳。
冬季上苍坊,草木枯黄,视野开阔,千仞绝壁,叠嶂群山一览无余。脱去盛装的上苍坊,素面朝天,会让人看到夏季看不到的素颜美景。上苍坊的冬日素静,如修女一般,充满着神秘,充满着诱惑。置身于冬日美景中,与奇石与大树与古藤融为一体,世界是如此的安静和美好。
树木花草看似已经青春不在,但它们是冬眠,在春天来临之际又会焕发青春,朝气蓬勃。如果人也像树木花草一样,在垂暮之年的某个时间段再焕发一次青春那该多好啊!
上苍坊的峡谷地段并不长,大约十里,上游逐渐开阔,呈漏斗状,曾有人居住。两边群山,有缓坡,有峭壁,有沟壑。植物品种繁多,各种树木花草占据着各自适宜的地段生长,互不侵犯。
峡谷内有很多巨石,有的相互支撑形成洞穴,有的横卧形成石桥,有的独立形成台面。石头被水冲刷的光滑干净,走过路过的人都想在上面坐一坐或者躺一躺。在这静美的幽谷里,盘腿静坐,闭目养神,修身养性;躺在巨石上,静听流水声声,享受远离尘嚣的片刻宁静。
沟两旁还有很多巨石摇摇欲坠,有的似猛兽龇牙咧嘴,走在下面,吓的人不得不加快步伐。上苍坊的石头都有个性,有的圆滑,有的棱角分明。
上苍坊还有很多“龙潭”,有的深不见底,有的大能撑船,有的小如澡盆。顺沟而上大潭小潭时而出现,每到潭边都想停下脚步,欣赏水的清澈见底,片片树叶在水面上如悬空一般飘来飘去,纯净,空灵,美好。
我们一同六人,沿着峡谷欣赏完了龙潭瀑布、个性奇石以及古藤奇树之后进入一个侧沟。从这条侧沟可以爬到上苍古寨。
侧沟坡度很大,沟内乱石纵横,应该是某年某日发生过天崩地裂,乱石穿空,形成了碎石沟。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,有人在这里砌了很多石坝,还有石条台阶。想象不到这些石坝是干什么用的。这里并没有肥沃的土地,除了石头就是树和古藤,种地似乎不太可能。神秘的遗迹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。上到沟顶,似乎无路可走,两面绝壁,前面也是绝壁。绝妙的是前面绝壁下面,左斜向上有松软的土质,顺着绝壁底部就可以爬到古寨。
上苍古寨古老而神秘。
古寨分两部分,一高一矮,一前一后。后寨所在山头三面绝壁,一面连着前寨,前寨比后寨要高出很多。前寨两面绝壁,一面连着后寨,一面连着一道山梁。上古寨有两条路,一条就是我们刚才所走过的乱石沟,路途险峻,不易攀登,这条路的尽头正好在前后寨的中间;另一条路在前寨,连着一道山梁。前寨与山梁连接处建有高大的寨门,目前仅存石墙。由此可以看出,这里就是交通要道。只要守住这个要道,敌人就无法攻入山寨。前寨面积有两个足球场大小,后寨面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。后寨可做战略物资储备使用,前寨可驻兵安营扎寨。山寨会不会是当年李自成安营扎寨的地方呢?也许是红军长征路过此地安营扎寨的地方。因为,商南有李自成的足迹也有红军的足迹。这么好的地理环境,一定有某个团队在此驻守过。遗憾的是,这里除了保留着几处石墙,再无蛛丝马迹可考。我们六人在古寨停留了很长时间,不断寻找和猜想当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这是一块风水宝地。一个多月没有下雨了,而山顶却还有一潭水,附近有野猪脚印。站在山顶的任何一个位置都能晒到太阳。我们选择一块儿平地席地而坐,拿出背包里的干粮和水,简单的吃顿午餐。把刚才爬山汗淋淋冰凉凉的身体晒暖和了再走。
走出古寨,我们沿着山梁向远山奔去。这道山梁上还幸存着许多大树。两边都是缓坡,都有人类活动的痕迹,有人踏过的小路。左边可下山进入峡谷,右边山下有人家,不时有狗叫声传向山顶。我们的目标是峡谷水源地上游那户人家。在古寨上,已经看到了远处那块漏斗型山地人家,在青青翠竹的包围下露出房檐一角,在这满山枯黄的大环境下,在阳光的照射下,显得特别亮眼。有人说,我们就沿着这条山梁走到那户人家。结果,山连着山,一山更比一山高,越走越远,为了能在天黑之前回家,我们决定下到谷底,顺水返回。谷底离上游人家估计还有二里路,为了赶时间,不能再去那户人家了,我们决定返回。返回时沿着峡谷水流的方向一路向下。峡谷两边并没有路,有时需要爬山绕过峭壁再下到谷底。峡谷蜿蜒曲折,是水改变了路线,形成了瀑布,形成了涧潭,形成了峡谷。是坚硬的石头改变了水流方向,一会儿向西一会儿向南,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跟着水走,人的脚步是无法和水同步的。有时候,不得不离开水,改走山路,就这样上上下下,我们在天黑之前走出了峡谷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